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和衷共济 >正文

花开半季_情感文章

时间2018-01-01 来源:以身殉职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文/亦�B

   那一年的晚春,三角梅爬满了宿舍后面那道长长的围墙,粉艳艳的,而紫荆花从教学楼沿路一直开到了运动场那边,灿烂得就像嫣嫣的心情,此刻的她呀,心花怒放。

   “嫣嫣,你等等我,球赛没那么快开始的。”学过舞蹈又是长跑冠军的嫣嫣身轻如燕的在前面飘行,害得我这个体育老不及格整天就爱往图书馆钻的蛀书虫在她后面追得气喘吁吁。

   “你啊,每天叫你跟我起来晨跑不起,整天捧本破书看到三更半夜,早上老起不来,再这样下去你别说跑不动,走路都蹒跚呢。”嫣嫣扭头看我数落着,前行的速度半点不减。

   我气结无语,站定犹豫半秒忽地转身往回走 ,别人都笑我是嫣嫣的小跟班,其实我不喜欢做她跟班可心软经不起她磨。嫣嫣什么都好,就除了学习和脾气不好,我什么都不好就除了学习和脾气还好。

   “喂,你居然也有脾气的呀?!”嫣嫣回冲过来一把拽住我直嚷嚷,差点儿把我拽倒,耳朵也被她的高八度给震得嗡嗡直响。

   我被气得直翻白眼,我凭什么就不能有脾气呀!

   想想真是亏大了,认识她柳语嫣我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免费的小丫鬟,每天帮打饭打开水不说,有时她有排练有表演忙还磨着我帮她洗衣服,这也就罢了,最可恶的是每次考试都得费尽心思去猜要考的内容整理好给她,甚至偶尔帮助她作弊还得跟她保证不能给老师发现。而最最让我闹心的是跟她在一块让人家觉得她是美得不得了的鲜花而我连绿叶都不是,也就一蔫蔫的小黄叶,这人都是有虚荣心的,这女人都是爱美的,我当然也不例外。

   “行了,行了,别气了,小祖宗小妹妹算大姐我错行了吧!这袋冷饮也不用你帮提了,我来提吧。”嫣嫣从我手中拿过冷饮拉着我往篮球场跑。

   球场里,球赛还没开始,球员们正在热身,今天是我们师范学院和隔壁财经大学进行友谊赛,每次跟他们商专比赛嫣嫣的白马王子都会来,据说他们两从高中开始就开始谈恋爱了。

   嫣嫣的白马王子是个挺不错的小伙子,叫俞瀚海,高高大大的,整天运动还那保山治疗羊羔疯好的方法么白,最让我佩服的是他这念财大的跟我聊起我最拿手的文学、书法和字画来他居然样样都说得头头是道。

   有一次嫣嫣用激将法激我跟瀚海比试当场作画题诗,结果他速度比我快画得还不比我差,就是诗没我写得好,可他那诗是用苍劲有力的行书写的,比我略显纤细的行书好看多了。听嫣嫣说瀚海他爸是做汽车和汽车配件销售的,家里特有钱,而嫣嫣她爸是开连锁超市的,家里也不缺钱,他们看起来还真是郎才女貌。

   瀚海远远看见我们就停下来冲我们扬手打招呼,嫣嫣冲过去拿出一瓶冰红茶递过去甜甜的笑,美得跟个天仙似的,瀚海的球友直起哄也冲嫣嫣讨要饮料,嫣嫣不给直接吩咐我去球场边给他们倒矿泉水,而我们师范学院的球员和球迷们都不屑的说我们两是叛徒,我尴尬极了。

   球赛结束,当然是瀚海他们赢,嫣嫣高兴得跳起来直呼,我看着我们学院的球员和球迷们愤怒的目光,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或许我真的不该跟着嫣嫣为瀚海他们喝彩助威,可瀚海他们的球技真的是比我们学院球员的好许多,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喝起彩来了,这身不由己的可不是我的错哦。

   正逢周末,瀚海他们赢了自然是要庆贺一番的,当然也像往常那样会邀上嫣嫣和我,我不喜欢喝酒猜码闹哄哄的场面,可嫣嫣硬拉我去作陪也只好跟着去了。

   那晚瀚海他们不知咋的全都喝多了,个个东倒西歪,话都特别多,有一个小伙子还拉着嫣嫣的手喷着酒气表白说:“嫣嫣,你真美,要是你不是咱瀚海哥的女朋友的话我一定拼了命追你。”

   嫣嫣吓得直往瀚海身后躲,瀚海也不拦阻,喷着酒气笑,把嫣嫣气得脸都绿了,起身就走。

   我看看已走出好几步的嫣嫣和醉成一团的这人伙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我想起年前和嫣嫣跟瀚海他们去烧烤,和他同宿舍一姓谢的哥们跟我挺聊得来,他留过电话给我,后来还给我打过两三次电话约我出去玩,我都推掉了,年后便没再联系过,可号码还在手机了保存着。我犹豫了片刻便硬着头皮拨了过去,很快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兴奋的声音:“紫婧,是你吗?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事吗?”

黑龙江治疗儿童最好的羊癫疯医院

   我不好意思的把情况告诉了他 ,他自是一番失望,不过还是爽快的答应叫几个人过来接瀚海他们回去。

   他们很快就来了,三下两下把几个醉汉弄上了出租车,我和小谢一起也把瀚海扶上了车,正想松手离开 ,没想到瀚海一把拉着我喷着酒气说:“嫣嫣,你别走,别走,嫣嫣。”一用力把我也拽倒了车上不松手,我尴尬极了,望着小谢希望他能帮我拉开瀚海,谁知他却说:“紫婧,干脆你跟我送他回去,回头我再送你回去,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我心底里想,你不送我我还安全,你送我我还担心呢,可这样的话太伤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出口的。没办法,手被瀚海紧紧拽着,也只好先送他回去再说了。

   车上,瀚海老往我身上靠,压得我半边肩膀好酸好疼。

   小谢好奇的问:“紫婧,干嘛只有你和他们在一起?语嫣呢?”

   我自然不好说实话,只能打马虎眼说:“她不舒服先回去了。”

   小谢也不多问,随意的和我闲聊起来。

   路程不远,很快就到了,车开到宿舍区门外停了下来,瀚海抓着我的手一直没松过大大的脑袋一直靠在我瘦弱的肩膀上,让我难受得想揍他,可也只是想想而已。

   小谢先下车绕过来帮我开车门,就在小谢下车后那一刻,瀚海靠在我肩膀上的大脑袋突然转到我面前,他那喷着酒气的厚嘴唇用力的吻了一下我的唇,还呐呐的说:“紫婧,我喜欢你。”

   我瞬间眩晕,这是幻觉这是幻觉,我心底里一遍一遍的跟自己说,可我知道不是幻觉,可不是幻觉这么丢脸的事我可怎么面对,所以我一定要把这当做幻觉。

   小谢打开车门那一刻瀚海松开了我的手,我能感觉得他一直半眯着的眼忽然睁开了,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我下了车,小谢扶着瀚海下来一再说让我等一下,他送我回校,我说我们学校就在他们隔壁,不用了,说完扭头急匆匆的就走了。

   那一晚,我失眠了,这是从未有过的。

   日子还是像往常那样平淡的过着,转眼又是一个周末的到来。此时,春天已所剩无几少年癫痫预防措施有哪些,似乎都能听到夏天的脚步声了。

   瀚海说他发现了一个好地方,他叫他们家司机弄了辆越野车给他,周六要带嫣嫣去玩,嫣嫣自然会拉上我,想到上次的事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跟去 ,可嫣嫣她不知道我的想法当然会硬拉上我。

   其实嫣嫣去那都拉上我除了我跟着会像小保姆一样照顾她外,更主要的是相貌平平还有点儿土气的我跟她站一块更衬托出她的美丽与贵气。

   上了车才发现这次小谢也跟了来,车驶出了市区向郊区开去,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看到了一大片碧绿的荷塘,虽然还没有荷花开放,碧叶间已暗隐了一些小花蕾了。

   我们借来竹排游玩了一下,播放着音乐美美的吃了一餐野炊,嫣嫣喜欢照相爱臭美,平时出游都是我帮她拍照,这次没想到瀚海带了画具来说要和我一起合作画一幅碧叶美女图拿去参展,叫嫣嫣到荷塘里给我们当模特,嫣嫣自是十分不乐意,不过想着瀚海要把她美化到画里拿去参展也就不说什么,踏上了竹排让小谢划到碧叶间摆了个超迷人的PS ,瀚海粗略构了一下图说可以了,让小谢带嫣嫣去选景拍照。

   嫣嫣和小谢走远了,想着上周的事我心里有点不知所措,拿着画笔傻愣着 。

   “过来帮忙呀,说好一起合作的你可不能让我独自完成哦。”瀚海催促道。

   我定了定神,暗想,没事儿,那晚的事若不是我产生幻觉就定是他喝多了,他肯定不会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了。这么想心里便淡定了些,我开始专心画画。

   他说我来画荷塘,他来画竹排美女,这正合我意,我本来就喜欢画境不喜欢画人,再说他刚才让嫣嫣站那么一会儿我心里根本就没谱,虽说他勾勒了大概轮廓出来了可我还是没有办法确定能画好。

   我是个做事很容易投入的人,很快我就把心思凝聚到画笔和纸面上。

   画了好一会我觉得腰酸腿麻,便直起腰来 踢踢腿活动活动,这时我才猛的发觉瀚海居然在一旁直愣愣的盯着我看,我突然浑身不自在,一时傻眼了。

   “我那晚对你说的话是真心的,我喜欢你,真的。”瀚海红着脸杭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低着头说。

   “你……你……你……”我一时说不出话来,心乱头晕,脸瞬时热辣辣的烧起来。

   憋了好半天我才艰难的说:“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让我们难堪的话了好吗,你是嫣嫣的男朋友,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们不可以对不起她,况且她跟你那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双,而我说得难听点帮你们提鞋都不配。”

   “不,不许你这么贬低自己,你身上有很多很多可贵的东西,她的美是外在的虚假的,而你的美是内在的真实的,她太过于张扬太过于自我了,跟她在一起我觉得很累很累,每次都是我包容她讨好她 ,每次吵架她都嚷嚷着要跟我分手,其实我是想见你,而见她就能见到你,不然我早就跟她分手了。”瀚海拉着我的手红着脸激动的说。

   “俞瀚海,你刚才跟宁紫婧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再说一遍看看。”嫣嫣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

   “我说我喜欢她,我说我跟你在一起是因为你会带上她,我见你就能见着她。”瀚海红着脸低着犹豫了好一会突然抬起头来对嫣嫣一字一句的说。

   “啪。” 嫣嫣狠狠的在他脸上烙下了五根手指印,恨恨的瞪着我们说:“不要脸的东西,其实我早该看出来了,这一年多来你突然变得莫名其妙,每次带上她你就假装跟我玩得开心,她一不在你就找借口说有事或说不舒服开溜,上次吻着我还喊出她名字来,我还以为是幻觉,原来你早变心了,我真是傻透了。”嫣嫣说我扭头就跑,小谢怕她出事忙追了过去,我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追了过去。

   嫣嫣跟瀚海分手了,她再也不理我了,我觉得很冤枉,我真的真的什么都没做过呀!

   虽然后来瀚海有打过几次电话给我,可我一次都没敢接。有时我也会暗想,如果他不是嫣嫣曾经的男朋友我们会交往吗?或许也不会吧!毕竟跟太优秀的人在一起压力太大了受不了,会没结果的。

   那年夏天,台风暴雨好猛好频繁,原本生机勃勃的三角梅很快就蔫了,开得艳艳的紫荆花被摇落了一地。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